聊聊人生中要做的三件事:户口、买房、生孩子_新葡萄京娱乐场游戏-解读居转户和人才引进落户最新政策

聊聊人生中要做的三件事:户口、买房、生孩子

最近有几件事同期发生,一是高考快放榜了,二是今年的应届生毕业了,三是深圳限购了。咱们这个号一直很关注个人发展的话题,看后台数据年轻人又占绝对多数,都处于当打之年,今天聊聊我对几个可能对个人发展有影响的事件的看法,希望能对大家有启发。只谈利弊,不谈是非。
 
户口的作用是什么?
 
应该说,户籍制度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制度创立时的绝大多数外部条件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导致目前在大多数城市,户籍制度并没起太多实质作用。人事档案管理制度也是同样的问题,近几年毕业的大多数高校毕业生,不在意自己的档案扔在哪,也不会再去维护档案内容。
 
而在一线城市和部分二线城市,户口往往挂钩了很多资质,比如买房买车,比如中高考。这个事的本质是城市规模和人口经济结构调控,以及本地资源向本地居民的优先倾斜。跟户口挂钩,是因为正好有这么一个制度方便操作,即使把户籍制度作废,想设置门槛,总是会有其他办法的。
 
我自己作为一个通过应届毕业落户北京的人,十几年下来的感受是,户口这东西在一线城市,属于那种有了不会带来太多好处,没有会很不方便的奇特存在。也就是说,它解决的是必要条件和资格问题,并不解决充分条件和能力问题。
 
一线城市的落户途径只有三类:应届生分配、人才引进(以前只限于某些体制内单位和大企业,这几年开始搞积分政策)、直系亲属投靠。后两者跟刚毕业的学生没关系,前者需要通过有落户资质的用人企业完成。上海和广深落户可能比北京容易一些,但在具体事务上会给你叠加其它条件,比如上海的买车指标拍卖,深圳这次的户口+社保双重买房门槛。
 
所以,具体到应届生,如果想去北京这样的城市发展,对待落户问题还是需要谨慎的,因为应届生身份是属于一个“错过就不再有”的必要条件。实在想重来一次,也不是没办法,只是代价比较大,比如再去读个统招双证的MBA之类的专业硕士(相对于普研那种学术型硕士),可在职攻读且能让毕业生重新获得一次应届生身份,可以重新寻找单位落户,这也是北京最近十几年以来MBA市场一直很火爆的原因。
 
所以户口目前在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意味着门槛,并且意味着身份的“锚定+代际”效应。注意这两个词,本文会反复提到。
 
什么叫锚定呢?有了就是有了,不会自然消失,且拥有后会将你绑定在某个位置上。而代际的意思,就是这东西会对你的后代产生影响。
 
户口就是这样一个东西,大家感受一下。
 
买房意味着什么?
 
前边说了,户口只是个必要条件,在部分城市意味着买房资格。当然,通过社保连续缴存年限也可以获得房票,不过这一点对于想创业或者想加入创业团队的小朋友就很不友好了。
 
不少年轻的朋友对于买房这事的心理压力很大,尤其是现在大家的工资无论体制内外,看上去都和房价没什么可比性;体制外的工作,则怎么看都不像能管你一辈子。
 
而年轻人又比较容易陷入另外两个极端。
 
一种是极端的消费主义,努力赚钱努力花钱,今朝有酒今朝醉,不想给自己压力,买房结婚生孩子统统不在考虑;
 
一种是极端的虚无主义,压力特别大,觉得家里帮不上,自己的工作也指望不上,奋斗没什么奔头,越活越宅,也不怎么敢花钱,有点像日本的低欲望社会。
 
我从刚毕业就开始看房,但那时觉得单身买房干嘛,也不想啃老,而且算了算,收入还不够还月供,所以佛系看房,怎么看怎么觉得北京的房子设计特别糟糕。虽然北京的房子确实很糟糕,但这并不耽误在接下来的六年中房价一路高歌猛进。
 
在这六年中我辗转租了五处房子,有合租有独租,从苏州街到酒仙桥然后到石景山。我倒不介意搬家,单身也没太多东西(如果舍得扔就更少),而且房东和合租的朋友人都不错,没出过什么闹心的事。
 
后来有一次陪朋友看房,算了一下账突然发现自己完全有能力供这套房,出门打了几个电话向家里筹款,当晚就敲定了这事。第二周贷款面签的时候遇到个插曲。面签头天国家刚出政策要提升首付比例、降低贷款利率折扣,当天四大行迅速跟进。
 
我在北京银行面签的时候,客户经理说你这套房可能赶不上之前两成首付七折利率的优惠政策了,我就很焦虑,因为首付款不够。结果客户经理审材料的时候发现和我是同届不同系的校友,于是冲到行长办公室说这份帮我加急审批通过,我就很幸运地赶上了政策末班车。
 
买房后自己才意识到一些事情。人不想背负压力(包括让家人背负压力)这是正常的,但在一个资产上升的周期内,不想背负压力意味着在后来会承担资金贬值的压力,除非你下决心一辈子不买房,且有信心认为家庭的资金有更好的去处。买房本身是一种锚定行为,是把资金化为资产(而且有银行的杠杆),而房子这种资产是可以与区域甚至国家经济发展锚定的。
 
所以我倒不是劝大家都咬紧牙关掏空家底在一线城市买房,一线城市的房价房票确实超出了很多家庭的承受能力,况且大家也并不是都想一直留在一线城市。那么,你计划中的目标城市,是不是可以把房准备上,并且让家里老人先去住着,也别浪费了。
 
另外房子还有个好处就是可以传承,并不因为你用了,家人和孩子就没得用了,就是具备“代际效应”。当然,房价有涨就有跌,但中国未来几十年,人都是要往大城市跑的,大城市的房价是有保障的。
 
具体到北京这种一线城市,区域的房价差异已经开始出现,社区环境的重要性开始凸显,我妈就经常抱怨小区里遛狗的搞得满地狗屎,这其实也是另一个信号——这小区的物业即使不贬值,未来跑赢大盘的概率不大。所以可能是时候跑毒换房了,这是另一个话题。
 
总之,大家可以不买房,但总要做点什么事以锚定家庭资产。那种啥也不干,坐着等好事自然发生的心态,“以为有鸿鹄将至,思援弓缴而射之”,是病,早点治好早点面对现实。
 
我们生孩子图什么?
 
生孩子这事十年前根本不是个问题,那时大家烦恼的是想多生但国家不让生。
 
现在养孩子成本高,国家鼓励生育,但配套政策还没跟上。一线城市的各位,996累的跟狗一样,性生活都没了,生孩子这种ROI(投资回报率)很差的事,大家自然很难看得上。
 
问题是,生孩子这件事是不能算ROI的。
 
先来说说作为一种生物行为,生孩子意味着什么。
 
20世纪50-70年代,一帮鸟类学家和生态学家鼓捣出一个“K-r策略”理论,可以理解为自然界有两种生物策略,一种是个体弱,大量地生,没能力也不照顾后代,最后总会有后代活下来,以保证种族延续;还有一种是个体强大,生很少,悉心照顾,保障大多数后代能活下来,以保证种群甚至家族延续。
 
自然界里类似昆虫这种寿命短、生存环境恶劣、战五渣的就使劲生,而食物链顶端的生物通常天敌少寿命长,就少生并好好照顾。类似异形这种生育力和战斗力都逆天的生物,自然界是不可能存在的,一旦存在,最终摆平一切对手,自己也没活路。
 
所以人生孩子,首先是个生物本能,就是延续自己的基因。人类作为一个种族是很难团灭的,但某一个家族,如果后继无人,想消失还是很简单的。
 
脱离生物本能,只谈社会属性的人,生孩子又是图什么呢?社会人是要谈利益的,生孩子如果无利可图,ROI又算不过来,自然说不通。但,社会人维护利益的手段,除了法律,大抵只剩下血缘关系了。
 
所以生孩子本身,就是“锚定+代际”的根本手段。把自己的血脉固定下来,把基因和财富延续下去。江浙福建广东一带很多老板更极端,采用“K-r联合策略”,想尽办法生一堆孩子,给最好的条件,优胜劣汰,表现好的继承家业,表现差的反正饿不死。去世不久的澳门赌王和很多欧美大户人家,也是这么操作的。
 
但我不是单纯在鼓励大家生孩子。生孩子这个事的不可控因素还是很多的,比如我最近半年在参与一个儿童发育迟缓康复项目的商业化推广,背景是新生儿发育缺陷相关发病率近些年一路走高,如发育迟缓、多动症、自闭症。市场对干预、康复教育的需求非常大,且对社会非常有意义。
 
另一方面,孩子也不是想要就能要。2018年中国人口协会的调查显示,中国的不孕不育者已经超过了4000万,中国育龄夫妇的不孕不育率从20年前的3%攀升到近年的15%左右。造成新生儿缺陷和不孕不育这两件事的原因非常复杂,与环境污染、工作压力、生育年龄上升都有关系,这里就不展开说了。
 
所以回归到生孩子这个事,要么不生,生的话就意味着对家族积累的“锚定+代际延续”。很多年轻人,以及年轻人的父母,未必认为家族积累是必要的,谁的一辈子不是一辈子,自己开心就好,不想扛那么多压力和责任感,不想操心身后事。这个想法本身只是一种选择,无所谓对错,但怕的就是两代人思路不同,就容易闹起来。
 
一旦打定主意要生,还是要趁早,一方面降低不孕不育或者缺陷儿的风险,另一方面,生孩子以“锚定+代际延续”,本质上是“代际积累”。一个家族实现阶层跃迁,没有几代人的努力甚至牺牲,是做不到的。欧美发展几百年了,阶层已经固化了,新中国目前阶段对于“代际积累”只是刚有苗头,大家但有这个想法的,早点动手,同样的时间内,早迭代就能多出一代人,何况年轻人和比较年轻的长辈,照顾孩子没那么辛苦。
 
顺便说一句,你来自三四线城市或者更低,在一二线城市读书、却迫于各种压力没有留在一二线城市,或者父母觉得回老家全家都会生活轻松的,要认清一个事实,就是几十年后你们的孩子如果很优秀,在国内上大学的话,还是一样会在一二线城市并且想留下来。
 
而那时候,一二线城市的门槛和房价,恐怕已经上天了。城市化的进程不可逆,该来的压力,迟早会来的。代际积累的责任,躲是躲不开的。每代人能往上走一点是一点,最起码,上完大学得留在省会城市吧。
 
如何选择,永远是个人问题,但选择一定是基于对利弊的充分认识。今天写了这么多,是告诉大家我对这几件事利弊的思考。希望对大家尤其是年轻人的选择,有所帮助。
 
温馨提示: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不构成任何选择建议。选择有风险,活着需谨慎。